言不及义的碎碎念

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们不仅早就被赶出了伊甸园,而且也失去了能够拯救我们的上帝,那么就没有哪一种形式的苦难,不是我们该去同情的。

《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

这个月确实属实有些困难。不过并不是没有正在构思的题目,其中一个是想从《Human Lost人間失格》说起,也说一说我对《人間失格》的一些看法。但是感觉都还没有考虑成熟。 所以姑且说一说《君主·

年末的碎碎念

卡拉瓦乔:《圣马太蒙召》,1600据说卡拉瓦乔是一个街头混混,他靠着独特而卓越的绘画能力“干两周的活儿就能大摇大摆逛一两个月,还有一个仆人跟着,从一个球场到另一个,总是准备争吵打斗,因此跟他在一起狼狈之极”。或许正因他的街头经验,他的画也蕴含着一种暴力:视觉的暴力,

不知所云的碎碎念

最近愈发怠惰了,虽然之前就在写草稿了,但现在已经是29日的0:00之后了。 我想我并不打算细说关于“善恶”“好坏”的事情了,因为越是思考这一问题,越是意识到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已经过时了、失效了。

说外卖

本月自然还是灌水。本来想用尼采的“主人道德与奴隶道德”来水一水的,但我对尼采的思想缺乏系统性的认识,甚至不足以形成偏见,而且没有及时读完《论道德的谱系》,所以只好作罢。这次就用外卖来水一水吧。 之前虽然在 Telegram

《沉默》《桑尼的优势》

写在前面: 为了防止自己太过怠惰,于是决定每个月的 28 日前都要在这里发至少一篇文章,就从这个月开始,这样至少每个月都有一件事必须要做。为了便于自己坚持下去,所以主题、体量都不做限制。之所以选择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