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的碎碎念

卡拉瓦乔:《圣马太蒙召》,1600据说卡拉瓦乔是一个街头混混,他靠着独特而卓越的绘画能力“干两周的活儿就能大摇大摆逛一两个月,还有一个仆人跟着,从一个球场到另一个,总是准备争吵打斗,因此跟他在一起狼狈之极”。或许正因他的街头经验,他的画也蕴含着一种暴力:视觉的暴力,

不知所云的碎碎念

最近愈发怠惰了,虽然之前就在写草稿了,但现在已经是29日的0:00之后了。 我想我并不打算细说关于“善恶”“好坏”的事情了,因为越是思考这一问题,越是意识到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已经过时了、失效了。

随便写写

大概,人在快活时,是不大思考所谓意义的,因他觉得这快乐都是他所应得的;人在难过的时候,便要叩问意义了,因他觉得这苦难都是没来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