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来说一说突然之间备受讨论的电影《瞬息全宇宙》,或者按照台湾的翻译《妈的多重宇宙》,英文原名是“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


首先我想说一说“我所看到的剧情”,所以接下来的一部分内容含有剧透⚠。通过讲述我所看到的剧情,实际上也就很大程度上,能够说明我对这部电影的理解了。当然,这只是我所看到的剧情,这样剧情莫名其妙的电影其实可以从很多角度理解。

这部影片讲述了杨紫琼饰演的中年女人 Evelyn 的中年人生中的一场復合危机:她女儿 Joy ——也就是片中的反派 Jobu Tupaki ——从大学退学,找了个“女的男朋友”,而且还做了纹身;她一直觉得很窝囊的老公 Waymond 不知怎么想的,莫名其妙地要和她离婚;从当初就反对她的婚姻的父亲年老需要人照顾,住在她家,她不由自主地想要向父亲证明自己生活得很好,在这个农历新年夜,他们要邀请社区邻居们来一场 party ,而且还得向老人说明女儿的“男朋友”的问题;最要命的是国税局来审计他们赖以谋生的洗衣店的账务,如果他们不能妥善解决这个问题,洗衣店就要被没收,而且她很不擅长应付负责他们工作的国税局专员 Deirdre。


上面这些是看过就会知道的情节,接下来是我独特的理解。

如果看过的话不知诸位有没有注意到,影片的最开始有一个镜子,在形式上,这其实是一个开启 metafiction 的意象,到后面还有电影院屏幕也是 metafiction 的结构。Metafiction 其实才是这个故事的核心技法,多重宇宙这种科幻元素在这部电影中也不过只是 metafiction 的手段。

可能是在某一次争吵之后,女儿 Joy 和她说了一些“逼话”:什么量子的随机波动、多重宇宙,说不定在另一个宇宙我们根本不是这样生活的,说不定在另一个宇宙你没有经营洗衣店,而是一个厨师什么的,说不定在另一个宇宙你和爸爸没有结婚,你们都有不同的人生,说不定在另一个宇宙我们的手都像热狗肠一样软软的,什么也干不了,只能用脚做事情,而且你和那个讨厌的那个国税局专员也是同性伴侣,说不定在另一个宇宙根本没有我们,没有生命,只有石头……

Evelyn 的压力太大了,这压力不仅来自上述的种种状况,更源自她内心的失衡,现在女儿又和她说了一些超出她原本理解范围的事情,随着税务审计的 deadline 越来越近,她的脑袋快要爆炸了。于是正在前往国税局办事处的这一天,她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人就是这样,越是压力巨大,越不能专注——她想也许 Joy 是对的,我在其他的世界不需要遭这些罪,我老公要是不这么窝囊就好了,在别的世界说不定他是一个特工,可以啪啪就把问题都解决了;要是当初没开这洗衣店就好了,我去做一个厨师会怎么样;如果当初听阿爸的没和 Waymond 结婚会怎么样,阿爸会培养我做我一直想做的演员吧;要是我们的手指真的像热狗肠一样会怎么样,如果我和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同性伴侣也确实不用有这些麻烦事了;如果我真的是一块石头……

浑浑噩噩之中,其实是依靠了她老公的一些小贿赂(一些曲奇)和巧舌如簧应付了过去,国税局专员 Deirdre 宽限他们到下午下班之前再来一次。

但这只是她的生活正在面临的诸多苦难之一。而她的胡思乱想还没有结束,她渐渐认识到 Joy 说的可能真的是对的,如果这世上的一切都只是量子的随机波动,如果我们在另一个宇宙可以有截然不同的生活,那眼前的一切确实毫无意义。

而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她错过了被宽限的第二次 deadline。而 Waymond 以为她会把账务文件送过去,所以还在一心准备晚上的 party,并且 party 也如期开始了。在 party 的过程中,愤怒的国税局专员带着警察来了,要没收他们的店面。Evelyn正陷在绝对的虚无主义之中,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累了,毁灭吧。她在丈夫拿出的离婚协议上签了名,抄起手边的棒球棒向店里的东西砸去,最终被警察制服了。

这一次又是 Waymond,他向 Deirdre 解释,都怪自己不挑时机,唐突地向妻子提起了其实自己也没想好的离婚诉求,让她心烦意乱,才会有今天的种种状况,希望 Deirdre 可以理解。Deirdre 确实理解了,因为她回想起,当初自己的丈夫向自己提出离婚时,她甚至把车开进了邻居的厨房,于是又宽限了他们一周。

这两次的逆天改命,让 Evelyn 重新审视这个陪自己走了快一辈子的男人。或许之前自己以为的他的愚蠢和窝囊其实是一种生存智慧,或许他才是拥有力量的那个人,他到处贴的那些愚蠢的 googly eye 其实是他反抗生活的武器。而他的智慧其实是,尽量去看事情好的一面,尽量善良,即便是面对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不能接受的事情,尽量善良。她回想起两个人一起走过的多半生,那些快乐,难道都是没有意义的吗?

后面的剧情我觉得有些加速过头了。Evelyn 依靠着这些记忆立即战胜了内心的虚无主义,同时我们也知道报税的危机也暂时解除了,离婚的问题可以说是自动消解了。但是 Evelyn 的心中还有两个“敌人”:她视之为养育失败并向她传播了虚无主义的女儿和不知该怎么面对的父亲。


写到这里,后面的一段我有点不想说了。

那么我对影片剧情的理解也就说完了。总的来说,我把这个故事理解为一个中年女人成功度过了一次中年危机,并且再胡思乱想中顿悟了一些人生道理的故事。如果诸位没看过的话,让我这么一说或许会觉得这是一部逻辑比较通顺的心路历程片,实际上完全不是。所以可以说:我剧透了,但没完全剧透。这片子的故事逻辑说是漏洞百出可能有些夸张,但是显然是有漏洞。影片有不少动作镜头,还能看到很多致敬性质的镜头与场景,包括向成龙、迪士尼、王家卫等。杨紫琼的表演也确实很精湛。总体上我觉得可以一看。


据说很多人被石头那一段感动到流泪。并且也有很多人认为如果剧情终止在那里,那就会是神作;到最后又将爱作为一切问题的终极答案,这很不好。

我反而觉得后面的部分虽然由于剧情加速显得非常仓促,但是后面的剧情才是这电影好处所在。

同样是穿越多重宇宙之后,女儿陷入了虚无,妈妈却走过虚无,反而愿意更加珍惜今日的生活。我觉得这是两代人、两个时代的气质的不同。今天我们有越来越多的理论似乎可以用来支持怀疑主义、虚无主义,像是量子力学什么的。但是如同我之前的一些文章说过的,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信仰,信与不信,其实在个人的一念之间。

这里还想把黑格尔再拉出来批判一番。关于解决上帝渐渐退场的状况下,人们如何面对世界的问题,黑格尔或许确实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那就是把尺度放大,放大了尺度就有足够的空间来耍他的“正反合”。比如说把时间尺度放的足够大,那么在历史上不合理的事情,其实是合理的趋势的一部分,无意义的琐碎,也可以是有意义的宏大的一部分。

黑格尔大概没想到,他的理论在他身后也会渐渐变成虚无主义的理论依据:

我其实想说,荒谬并不因其成就了不荒谬就自身有了合理性,意义也并不从宏大中产生。超出人类尺度的东西或许更加的无意义,生活不在别处,它就在你面前。

最后想展示一下这个电影最终打动了我的一处:


这篇文字实际上是上个月的,因为一些客观原因和我主观的拖延拖到了这个月,刚好今天是六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