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人在快活时,是不大思考所谓意义的,因他觉得这快乐都是他所应得的;人在难过的时候,便要叩问意义了,因他觉得这苦难都是没来由的。

实际上,这是一种双标啊。若快乐是应得的,那苦难也该是应得的;若苦难是没来由的,那快乐也该是没来由的。

存在即合理,这话看似谦逊,实际上还是将人的理性的极限推到同宇宙一样广大的程度。大概有一些东西就是存在于理性的范畴之外的,那些对人来说便是没来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