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忽然想起,去年秋天的某一天,我和室友进城吃饭,独自走在延安路上的时候,某些已然模糊了的记忆突然与眼前的街景重合了起来。

杭州市的延安路,北起武林广场、南至吴山广场,乃是杭州最繁华的路段之一,车水马龙、摩肩接踵。Apple西湖就坐落在这里。

京都市的四条通,从阪急乌丸站到京阪本线祇园四条站的一段,亦是京都一个繁华的所在,人流如织、川流不息。Apple京都也坐落在这里。


川原老贼在SAO小说里非常爱用「乡愁」和「醍醐味」这两个词,比如第一卷的开头:

艾恩葛朗特各层的最外围,除了几个支柱部分外,基本上整个是开放空间。这时阳光以斜角射进来,让森林树木火红得像要燃烧起来一般。流动在树干之间的浓密雾气,在反射夕阳光线之后闪烁着神秘光芒。白天时相当吵杂的鸟叫声在这时也变得零零疏疏,使树梢随风摇曳的声音显得特别大声。
即使知道就算是刚睡醒的我,也不可能会输给在这附近出没的怪物,但在夜色渐浓的这个时候,无论如何就是没办法压抑自己心中的不安。小时候在回家路上迷路时的那种感觉,逐渐填满了整个心头。
不过我并不讨厌现在这种感觉。还在现实世界里生活时,这种原始的不安感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被遗忘。置身在空无一人荒野上这种孤独感,可以说是角色扮演游戏真正的醍醐味——
沉浸在乡愁当中的我,耳朵忽然听见不曾听过的细微野兽叫声。

(发出这个叫声的当然就是那只著名的、可怜的兔子了。)

小说插图,作者abec

几乎每个游戏里桐人君都要发出一番类似的感叹,这大概是老贼的某种趣味吧。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復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这句诗一直写在本站类似副标题的地方,不过本站早期建设阶段使用的是另一个模板,那个模板会把这句话写在比较显眼的地方,现在这个模板似乎在网页上并没有明显的显示(但在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之类的地方可以看到)。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此心安处是吾乡”,东坡究竟是在说眼前的歌女,还是在说他自己呢?

本站的标题“斜月三星”出自《西游记》。猴子在花果山寿命将尽,为寻找长生不老的方法,在“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拜须菩提老祖为师。“灵台”和“方寸”都是心脏或者中医、古人所说的“心”这个概念的别称;斜月三星则是“心”这个字的字形的一个谜语。

《西游记》又称“西游释厄传”,它的另一个版本叫“西游证道书”,所以说它本是一个有宗教背景的书。书中内容其实是教化读者如何调理自己的“身”“心”“意”,所谓“心猿意马”说的其实是孙悟空代表的“心”和唐僧代表的“意”的冲突,大概类似西方哲学家说的欲望与理性的冲突吧。

“此心安处是吾乡”。心意难辨,又有肉欲遮蔽,谁又说得清自己的自己的心呢?